和神殿通道中壁画所绘完全一样,直径在一千米左右,绝不是人工能挖出来的,环绕着这处深不可测的地洞,被人修筑了一条螺旋向下的台阶。
    用强光探照灯照下去,这台阶在洞壁上转了数匝,便就此断绝,看来人工已至极限,最深也只能下到那里,再用探照灯往下照,则深不见底,洞下呼呼的冒着阴风,一股巨大而且黑暗的压迫感,使人不敢再往下看,如果再看下去,说不定心神一乱,就会身不由己的跳下去。
    Shirley杨说:“这一定就是精绝国的圣地,鬼洞族这个名称,可能就从此而来,鬼洞……鬼洞……下面连着哪里呢?”
    我见了这么大的一个洞穴,心里也冒出一丝寒意:“鬼洞说不定是连着地狱,他娘的,看着真让人眼晕啊。”
    陈教授说:“哎,胡老弟你也是当过兵的人,怎么还信鬼神之说,我看这个大洞一定是大自然的造化,正所谓鬼斧神工啊,两千年前的古人一定把它当做神迹了。”
    我正要跟教授说这世界上有些事,不能以绝对唯物主义论看待,至少我曾经有过一些无法用科学理论解释的遭遇。还没等我说出来,就被胖子打断了。
    胖子用探照灯照到一处,大呼小叫地让我们快看,只见探照灯光柱停在大地洞洞口的中间,那里有一处悬在半空的石梁,那道石梁又细又长,从山崖上探出,刚好延伸悬挂到地洞上方的位置。
    最关键的是石梁的尽头,摆放着一段巨大的木头,这木头直径有两米多,象是一段大树的树身,被直接截下来这一截,没有经过任何加工,树干上的枝叉还在,甚至还长着不少绿叶。
    圆木树干上捆了十几道大铁链,连接着石梁,把巨木固定在地上。更奇特的是这段木头上生长着一朵绿色的巨大的花草,那花的大小如同一个大水桶,口小肚粗,花瓣卷在一起,通体翠绿,四周各有一大片血红色的叶子,在木头上生了根,它的枝蔓同大铁链一起紧紧的包住那段木头。
    我大吃一惊:“这木头……是昆仑神树啊,曾听我祖父说过棺木的材料,最好的便是荫陈木的树窨,还有一种极品中的神品木料,极少有人见过,那便是只在古书中有记载的昆仑神树,传说昆仑神木即使只有一段,离开了泥土水源和阳光,它仍然不会干枯,虽然不再生长了,却始终保持着原貌,如果把尸体存放在昆仑神木中,可以万年不朽。难道那精绝女王的尸体,就在这昆仑神木中。”
    Shirley杨的声音也有点发颤:“不会错,这就是昆仑神树制成的棺椁,古籍中说这树和昆仑山的年代一样久远,当年秦始皇都想找昆仑神树做棺椁,想不到这精绝女王好生了得,恐怕历史上再没有人比她的棺椁更贵重了。”
    众人难以抑制心中激动的情绪,便要动身过去仔细观看,陈教授想拦住众人,他似乎有要紧的话说,结果情急之下,脚底踩到一块碎石,扭伤了脚脖子。
    我们只得又回去把教授扶起来,他这一下崴得不轻,再也无法行走,只能坐在地上说话:“千万不可轻易过去破坏了那些东西,你们难道没看见棺木上那朵奇花吗?”
    胖子说道:“陈老爷子你说那是朵花吗?长得这么怪,我还以为是个超大的芋头,这棺上怎么会长植物?莫非把那女王当种子埋进神木,她就发芽开花了不成?”
    陈教授揉着受伤的脚踝说:“没错,确实象,你可知这花的学名叫做什么?叫做尸香魔芋,是极珍惜的植物,世上恐怕仅剩下这一株了,而且这种植物十分危险。”
    “尸香魔芋”我们闻听此言,心里打了个突,包括Shirley杨在内,也是第一次听说这种奇花异卉,这名头倒是不俗,就请陈教授解说详情。
    陈教授说:“我当年研究古西域文明,曾经在一些残存的古壁画和史料中看到过,尸香魔芋本生长于后月田国,曾经过丝绸之路流入中土,只因水土环境不适,就此绝迹,这尸香魔芋可以生长在古墓中,据说能保持尸体不腐不烂,还能让尸体散发芳香,极是珍贵。古西域文明具有强烈的神秘色彩,宗教繁杂,神话传说和史实混为一体,非常不好区分,我本以为这是上古传说,不足为信。”
    Shirley杨看了看远处石梁上的奇花,又问教授:“既然是如此神奇的花卉,您为何又说它很危险呢?”
    陈教授说:“我适才所说,只是它的一部分特性,传说尸香魔芋中付有恶鬼,它一旦长成之后,活人就不可以再接近了。难得有昆仑神木制成的棺椁,上古魔花尸香魔芋才能生长在这里。”
    我一生经历过不少稀奇古怪的事情,但是从来没有遇到现在这么神奇诡异的棺木和恶鬼之花,便对陈教授说:“这可奇了,在这扎格拉玛山的山腹中,也没有光和作用,还能生长植物,这些神秘的东西同那女王的身份果真十分吻合,都是些不符合自然界法则的怪物。”